澳门葡京游戏平台

首页 平台概况 群文活动 培训与考级 创作调研 非物质文化遗产 馆办刊物 图片视频库 联系我们

浅谈客家山歌文学内涵

时间:2015-3-12 16:18:40  来源:  作者:叶俊红

        【内容提要】客家山歌是客家文化的一部分,是客家劳动人民口头创作、口头唱诵并使用客家方言传唱的一种民歌。简练的章句、精辟的语言、优美的唱腔、丰富的修辞和多样的体裁,文野兼具、雅俗共赏的文学内涵,是客家山歌魅力不断焕发的重要原因。

        【关键词】客家山歌 句式 唱腔 修辞 文学


        客家人的祖先是中原汉族人,自西晋起,由于战乱,先后五次大规模南迁。史料记载,至南宋末年第三次南迁才大举迁入粤东粤北,客家人也才开始成为汉族的一个民系。客家先民多出自中原书香门第或官宦世家,许多人谙熟诗辞歌赋,文化层次较高,这自然对伴随客家民系产生而发展出来的客家山歌具有深厚的文学影响。

历史渊源

        客家山歌是客家文化的一部分,是客家劳动人民口头创作、口头唱诵并使用客家方言传唱的一种民歌,她在客家先民从中原南下过程中逐渐形成,记录了客家民系的璀璨历史和客家人的喜怒哀乐,并在生根粤东后,第五次大迁徙时歌随人走,漂洋过海传扬八方。正如一首山歌所唱:“讲唱山歌涯过多,涯个山歌千万箩,因为那年发大水,五湖四海漂伢歌。”

        它形成的具体时间,现已无法准确考究。据相关资料记载,有关于客家人流源的作品,最早出现在嘉庆年间,距今不到二百年,中有关于客家方言的论述,却没有涉及客家山歌渊源的专著。偶有些著述,亦只言片语,稍稍带过。然这并不妨碍客家山歌的蓬勃发展及广大客语地区群众对它的热爱。

        过去流行的客家山歌,多为情歌,在现有的近万首山歌中,情歌约占80%。所以有山歌唱到:“客家山歌特出名,条条山歌有妹名;条条山歌有妹份,一条无妹唱唔成。”然而,许是客家山歌反映了劳动者渴望民主生活、自由婚恋的心声,加之流行社会底层的山歌难免会有低级、粗俗的趣味,以致它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处在被官方歧视的地位,甚至一度被禁闭,只能私下传唱。在《嘉应州志》中,包括人物、风俗、艺文、杂记、方言、丛谈、轶事等,都不见“山歌”二字。洋洋60万字的乾隆版本如此,长达14册32卷的光绪版本亦如此。代表官书的州志,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客家山歌历史上在官方的地位。直至清末,才有黄遵宪盛赞山歌为“天籁难学”、“妙绝古今”,动手辑录了15首,分别编入他的《人境庐诗草》和《人境庐集外诗辑》中。清末至民国年间,梅州地区社会人士曾收集出版过《梅水歌谣》、《岭东情歌》、《梅州天籁集》、《客家情歌》等。然对于有千年历史的客家山歌,这些著作只能算是浩渺夜空中的寥寥星光。

        客家山歌记录了客家人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已成为客家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精神依靠,尽管在官方不受欢迎,仍在民间一代一代地传承,并孕育出众多的经典作品和山歌手。新中国建立后,因得到政府的提倡和鼓励,客家山歌终于迎来了春天。由过去偷偷地在山上唱,变为在大庭广众中公开唱;活动形式也由独唱、对唱,发展为公开打擂台、比赛;还由山歌发展成山歌剧,成为一种新的地方剧种。

        章法句式

        客家山歌至今流传于民间的数万首中,其歌词的基本结构为七言四句体,一、二、四句押韵。七字中词顿或字顿的基本格式是“二、二、二、一”,如“有心连歌唔用媒”;在基本格式的基础上,可以组合成各种变化格式,如“二、二、三”,例“阿妹转哩几时来”;又如“四、二、一”,例“哩哩啰啰唔成歌”;再如“四、三”,例“生也缠来死也缠”。句式严谨规整,被称之为“豆腐块”,与竹枝词相近,朗朗上口,易学易用。

        客家山歌的这种“豆腐块”形式,在表现内容方面有一定的局限性。重复多了,未免有单调、单板之嫌。于是,社会上曾经一度有一种呼声:“砸烂‘豆腐块’!”便有许多人对山歌的结构进行了一些尝试,如“引进”戏曲(主要是京、汉皮黄剧种)的唱词格式和新诗的长短句格式。但是,“豆腐块”是客家山歌最基本的格式,是构成客家山歌风格的重要因素之一,它工整简练、通俗易懂、容易掌握、方便运用,因而千百年来几度沧桑都不曾被取代淘汰,这个传统实在应该保持下去。然则“豆腐块”也确实需要突破,故客家山歌在历经岁月的打磨后,出现了多种多样的格式和变体,大大丰富了客家山歌内容的表达深度和力度。

        如在歌词之外添加衬词,例“新绣荷包(哇)(刁嫂子)两面红(哦)(老妹你过来哟),一面狮子(呀)(溜涿)(唉唉哉)一面龙(阿妹),狮子上山(时)(刁嫂子)龙下海(哟)(老妹你过来哟),唔知几时(呀)(溜涿)(唉唉哉)正相逢(阿妹)。”或五言体,如“煲汤呀煮水?笠嫲呀草帽?蛇声呀鬼叫?蛇窿呀滑窖?”又或加(减)字句,如“咁久唔曾见伢人,害涯一时八刻无精神,三日食无半碗饭,害涯四夜唔曾转床眠。”还有混言体(如五言七言混一体)、自由体(字多字少无定数)等,总之,视内容所需而破格,无格亦有格。

音律唱腔

        客家山歌共有一百多种唱腔,音调高扬绵长,平稳流畅,起伏不大,既有古朴的遗风,又带有几分忧愁,曲调音区较高,音域较窄,男女都用大喉唱歌,以求传得远、听得清。

        大量使用与语音结合起来的颤音、滑音、倚音等装饰音,使得旋律回环曲折、委婉动听。拖腔常用后倚音,使旋律更为连贯、流畅、圆润。节奏主要是散板,节拍松散,节奏自由、宽广,快、慢、拖、停顿,随心所欲,就是节奏感较强的山歌,也多用混合拍子,而且有时不很固定。

        客家山歌的唱腔体系,主要有羽调式,其次是徵调式、宫调式和商调式。

        羽调式的音阶形态可分为四种。一、“6 1 2”三声羽调式,如梅县梅城山歌、兴宁水口山歌、兴宁罗岗山歌、兴宁浮南山歌、平远丄屻山歌、丰顺八乡山歌、五华水寨山歌、周江山歌、桥江山歌和揭西河婆山歌北片腔等,均属于这一类唱腔;二、“6 1 2 3”四声羽调式,如梅县松口山歌、五华长布山歌、大埔埔北山歌、惠阳山歌和惠阳多祝山歌等,均属此类;三、“6 1 3 5”四声羽调式,如台湾山歌仔一种,山歌剧《孤臣恨》中开始其唱腔的运用;四、“6 1 2 3 5”五声羽调式,如蕉岭长潭山歌、东莞清溪山歌、龙川阿顶山歌、揭西大洋山歌和台湾过山调等等。在全部羽调式山歌中,以松口山歌影响最大,它不仅流行于梅州市,还远及福建等地,难怪有“自古山歌从(松)口出,哪有山歌船载来?”的说法。

        徵调式的音阶形态可分为四种。一、“5 6 1”三声徵调式,目前仅发现梅县大坪山歌属于此类;二、“5 6 1 2”四声徵调式,如丰顺山歌、福建上杭山歌、长汀山歌等等;三、“5 6 1 3”四声徵调式,仅陆丰山歌一种;四、“5 6 1 2 3”五声徵调式,如河源山歌和紫金山歌等。在徵调式山歌中,以丰顺山歌和河源山歌在山歌剧中运用最多,而且发展充分,变体丰富。

        宫调式的音阶形态可分两种。一、“1 2 3 5”四声宫调式,如连平山歌、大埔西河山歌等;二、“1 2 3 5 6”五声宫调式,仅有和平山歌一种,山歌剧中常用。

        而商调式的音阶形态只有“2 3 6 1(•)”四声商调,仅福建龙岩上山山歌一种。

        体裁修辞

        丰富的体裁和考究的修辞,让只有七言四句的客家山歌听起来意趣盎然、文彩四溢,回味悠长,增添了它的文化内涵。客家山歌上承十五国风和吴歌余韵,被称为有《诗经》遗风的天籁之音,在长期传承中,又汲取了南方各地民歌的优秀成分,自成体系。从体裁种类上看,客家山歌有山歌号子、爱情山歌、抒情山歌、习俗山歌、叙事山歌、尾驳尾山歌、逞歌、虚玄歌、猜问山歌、拆字山歌、叠字山歌、拉翻歌、竹板歌、庙堂山歌、戏剧山歌等。

        如今的客家山歌,从诗歌最早、最基本的“赋、比、兴”表现手法,到双关、歇后、反复、顶针、对偶、排比、铺陈、对照、夸张、比拟、烘托、故问、引用、借代、反语等各种修辞,无所不用。客家山歌运用修辞手法,并不墨守一格,讲究灵活运用,变化多端,运用这些修辞手法时往往半是半非、亦此亦彼,打上了自己的烙印,赋予了自己的风格。

        如山歌“瞎眼狗来死孤没,贼古唔吠吠亲哥,同涯亲哥吠呀走,一杓沸水死过多!”用“赋”(平铺直叙)的手法把农村女子偷情的情景和心境刻画得淋漓尽致,狗吠让她既喜又忧,喜的是情哥哥来了,忧的是担心吠声把情哥哥吓走,落个空欢喜。

        如山歌“风吹竹叶满天飞,两人离别正孤凄,灯草跌落猪红钵,呕血攻心曼人知?”就运用了修辞手法“兴”,以景引情,由竹叶离枝想到两人离散。

        如山歌“妹子好比一盆花,唔曾畀人端过家,天晴涯会揩水荫,日辣涯会脱衫遮。”则用的是比喻,将年轻女孩比喻为一盆花,用“唔曾畀人端过家”比喻其洁身自好,最后两句则用护花的行为来表明爱慕者的承诺。

        又如山歌“新做大屋四四方,做了上堂做下堂,做了三间并两杠,问妹爱廊唔爱廊。”用的是典型的双关语,歌中“爱”即“要”,“爱廊”为谐音双关“要郎”,巧妙地试探了心上姑娘,在委婉、含蓄的表达中透出另一番情趣,增强了艺术吸引力。

        正是因为客家山歌简练的章句、精辟的语言、优美的唱腔、丰富的修辞和多样的体裁,使其既有民歌的通俗,又有诗歌的高雅,文野兼具、雅俗共赏,在栉风沐雨千年后,仍焕发着绚丽的光彩,成为中华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


参考文献:

[1]《锦绣梅州》  黄玉钊 编

[2]《半荤斋山歌集注》  梅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编

[3]《客家山歌知识大全》  胡希张、余耀南 著

[4]《广东文化艺术论丛》  广东省文化厅主编